芒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混在仙界最底层 > 第一五四章 事发
    当牛立善和齐萱柔回到天星城外的地面上时,已经是星辰满天

    “今晚的夜空很美”齐萱柔仰望着天空,幽幽说道

    牛立善抬眼看了看,很是普通的夜色,与平日一般无二心中随即也明白了齐萱柔的依恋,轻声道:“我们去天上”

    苍龙魂翼疾飞升空,很快就悬停在了云端云层之上,满天繁星的冷光闪闪点点,自有一番静谧光景

    “立善,苍龙魂翼还能飞得更高吗?”齐萱柔幸福地叹息一声,甜甜腻腻地问道

    牛立善一怔,苍龙魂翼能到达何种高度他却是没有试探过,心中一动,紧紧环住了怀中的齐萱柔,说道:“还能飞得更高!”

    悬停在空中的苍龙魂翼再次疾飞,跃升向了更高的空中,直到夜空显出了一丝湛蓝色,脚下成了漆黑一色,苍龙魂翼才停了下来

    “这里有多高?”齐萱柔从牛立善的怀中探出头来,看着变得更加闪亮的繁星,轻声呢喃

    牛立善扫了眼透明珠子内的小龙,发现这条银色的小龙浮在珠子的上半部分,离开珠子的顶部还有一指距离

    “至少在千里以上了”牛立善随口道

    齐萱带着几分骄傲和满足,柔柔笑道:“又是一个很少有法宝能达到的高度”

    在清冷的星光照耀下,牛立善发现怀中的齐萱柔显得既妩媚又清冷,不禁食指大动心中的一团火焰又升腾了起来

    紧贴在他怀中的齐萱柔立时感受到了他的激烈反应,不禁轻呼一声,:“你怎么又???”

    “地下一番,天上一番天上地下占全了才行!以后不管你在哪里,上天入地你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牛立善霸道地道,把齐萱柔抱得更紧了

    “嘻嘻,看着你呆呆傻傻,其实心里滑头得很明明是自己动了歪心思,却还用这般甜言蜜语来蛊惑我不过,我爱听???唔??”

    齐萱柔话音刚落,荧亮红润的樱桃嘴就被封住了

    不一会儿静谧的高空中就传出了一声声**蚀骨的娇吟,悬停不动的苍龙魂翼开始上下浮动

    直到天空中的繁星慢慢变得稀疏,苍龙魂翼才又静止不动

    “看来我以后得找本双修功法修炼一番才行,不然老是被你予取予夺的”齐萱柔满脸红晕带着丝丝甜意嗔道

    牛立善讪笑着没有接口

    齐萱柔将俏脸埋在牛立善颈间,疲惫地轻叹了一声,“看来只有等到天亮后才能回去了你可别再动了,我得休息一会儿才行,不然真要让兰祖宗看出来了???可就糟了???”说着竟然伏在牛立善肩上,沉沉睡去

    牛立善发现齐萱柔在眨眼之间就沉睡了过去,而停留在溪谷中的坚硬依旧挺直如剑,不禁暗暗苦笑暗怪自己索取无度了

    但食髓知味的美妙感受使他忍不住微微一动,发现肩头的齐萱柔只是轻吟了一声呼吸依旧悠长平稳,并没有被吵醒

    牛立善不由胆大了几分轻挺慢磨,节奏舒缓其间,齐萱柔偶尔会发出几声轻吟,但随后就平稳地痴睡不醒

    直到地平线上跳出第一道晨光,牛立善才低吼一声,酣畅淋漓地释放出来

    ???

    当天色大亮,苍龙魂翼才从云端闪出,直直地朝天星城落去,片刻后就到了灵玉宝阁上空

    只见灵玉宝阁门前黑压压一片人头,苍龙魂翼刚一闪现,许多人就纷纷抬头看来,“那是什么法宝?”…

    “是什么人来了?”

    “大家快让开,这是牛立善的法宝”

    牛立善在人群中听到了诸葛啸的熟悉声音,往下一看,在人群中看到了诸葛啸和裘季两人的身影

    心中不禁无奈一笑,这两人从青莲山脉匆匆赶回天星城,恐怕也是像饶月一样,被他们各自的宗门派来看住他的

    “看来这些人都已经听到消息了”齐萱柔看到人群中既有散修,也有宗门世家弟子,意识到牛立善在青莲山脉中的表现已经传入了天星城这些人齐齐蜂拥而来,明显都是来求法宝的

    牛立善点点头,知道以后的日子多半是消停不下来了

    随着诸葛啸的这声大喊,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声惊叹,随后就纷纷散开,很快就在灵玉宝阁门前空出了一块空地

    苍龙魂翼很快就落到了这块空地上,牛立善刚一走出来,就看到凌七一边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边喊着:“掌柜,掌柜的”

    围在门前的这些修士也早就认出了这位把他们挡在门外的伙计,纷纷避开让他通过

    凌七很快就气喘吁吁地到了牛立善身前,“掌柜的,你吓了我一跳我都没见你出门,你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说着,羡慕地看了苍龙魂翼一眼,“这件法宝真是厉害,神出鬼没,无影无踪”

    牛立善微微一笑,道:“店里没发生什么事?”

    凌七极快地瞄了牛立善身后的齐萱柔,发现她脸上笼着一层轻雾,根本看不出神情来,就凑到牛立善耳边悄声道:“掌柜的,抱真谷来了个女人,她口口声声地嚷着让你把齐仙子交出来这女人的气势看着就让人害怕,我看她也像是元婴高手,你可要小心点就在刚才,还嚷着要把灵玉宝阁给拆了呢!”

    牛立善立刻明白,这抱真谷的女人多半是齐兰了,一把拉住了身旁的齐萱柔,温和道:“你家兰祖宗来了,我们去见见她”

    齐萱柔却是巧妙地挣脱了,悄声道:“别让她看出蹊跷来不然指定会给你惹来麻烦不值当的”

    牛立善一愣,刚要再次拉住她,却听她甜笑一声后,就越过他先一步走进了灵玉宝阁

    恰在这时诸葛啸就夸张地大喊大叫着从人群中挤了过来,“牛立善,你让我们俩等苦了你这个伙计也真是厉害,无论说什么都不让我们进灵玉宝阁里去等你唉,难道你没告诉他,我们俩当初可是被你拉着参了一份子的,也算是灵玉宝阁的小半个主人”

    凌七瞄了诸葛啸一眼,悄声对牛立善道:“掌柜的这诸葛家的少爷最是麻烦,为了把他挡住,我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

    牛立善也跟着无奈的摇摇头,诸葛啸的喋喋不休即使他也是深为头疼的

    再看到齐萱柔已经跨门而入,赶紧朝身前的诸葛啸道:“现在什么也别说!进去再说!”

    说着,朝诸葛啸身后的裘季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就收了苍龙魂翼,快步走进了灵玉宝阁

    诸葛啸和裘季立刻紧跟了上去

    围在一旁的修士们“轰”地一声也紧跟着着涌向了灵玉宝阁,却被凌七死死地拦住了,“各位,各位我们家掌柜刚刚回来还需要歇息上片刻你们无论是来买法宝,还是来求我家掌柜修复法宝都再稍等片刻”

    可是汹涌的人群一时哪听得进去,还是前呼后拥地朝前挤去…

    凌七顿时一声怒吼:“谁敢再挤进来这辈子就别想进灵玉宝阁!都抬头看看匾额上的那行字,这里是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嘛!”

    众多修士这才心中悚然一惊,在灵玉宝阁这里,他们是动用不了一点灵力的,与普通凡人无异一旦真要是惹恼了牛立善,后果恐怕真得难以预料再想到牛立善在青莲山脉中,与众多元婴高手周旋都显得游刃有余,心中更是忌惮了,纷纷停住脚步,冷静了下来

    凌七一看终于震住了群情激昂的修士们,心中暗暗得意,冷声道:“哼,就是元婴高手在这里,也得乖乖地听我们家掌柜安排所以,你们谁都别着急,我家掌柜有空自然会招呼你们的如果没空,你们现在也可以先向我说清楚你们的来意,是来买法宝还是来修复法宝的我自会禀报我们掌柜的”

    众多修士纷纷高喊着自己的来意,竟然多数都是来求牛立善修复玉石类法宝的,有些人手中甚至挥舞着折损的玉石法宝

    还没跨进灵玉宝阁内的诸葛啸和裘季,看着左支右拙的凌七,都是嘿嘿一笑

    诸葛啸挤眉弄眼地对裘季道:“看到没有,照这个样子下去,灵石指定是滚滚而来,我们俩以后想不发达都不行啊那一百中品灵石给得太值了!”

    裘季呵呵一笑,冷眼瞄了那些举着破烂玉石的修士一眼,悄声道:“听说现在天星城里的破烂玉石都被买空了,许多人都想着花上几锭金银买上一两件破烂玉石,然后就来求牛立善修复,到时可就是赚大了”

    诸葛啸嗤嗤一笑,悄声道:“真是白日做梦他们也不想想,牛立善会白白帮他们修复这些破烂玉石法宝吗?”

    说着,悄悄撇了眼门后,声音变得更加轻细,“你别看牛立善这小子呆头呆脑的,其实心里鬼精着呢!唉,不过我也是这两天才琢磨过来的你看看他在青莲山脉干得那些事,我们宗门和那帮散修哪个能奈何得了他”

    裘季重重点了点头,接着有些担忧道:“就怕九幽大山这潭浅水困不住这条潜龙这小子指定是要往更广阔的天地去折腾的”

    诸葛啸上下瞄了瞄裘季,满脸地不屑,直到裘季被看得横眉竖眼时,他才嬉笑道:“你真是个愣子!你想想,他折腾得越厉害,天地就越广阔到时我们俩不也能跟着风光吗?这鸟不拉屎的九幽大山有什么好的!只要我们有了足够的灵石,外面的世界中什么没有?要法宝有法宝,要丹药有丹药”

    接着,诸葛啸用瘦弱的肩头扛了扛结实强壮的裘季,贼眉鼠眼地道:“等有了这些玩意,就算是仙界中的仙女也能把她给勾搭下来你没看到抱真谷的齐萱柔始终和牛立善在一起吗?多少个日夜了”

    说完一脸猥琐地自顾自吃吃轻笑了起来,裘季铜铃般的眼珠子一转,跟着也是猥琐不堪地吃吃笑了起来

    两人看到对方一脸的贱相后,一下子狂笑起来笑完在众多修士奇怪和羡慕的眼神中,勾肩搭背地跨进了灵玉宝阁

    不过一跨进去后,两人就感觉到了里面的凝重气氛,赶紧默默无声地闪到了门后阴影中,脸上同时装出了一本正经的神色

    两人瞄了瞄静静站立在一边的牛立善,还有站在一个女人身边的齐萱柔…

    从牛立善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而齐萱柔的脸上始终笼着一层轻雾,也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而从坐着的那个女人身上两人看到了高人一等的气势和高贵气质

    接着就听到这个女人冷声说道:“柔儿,就算你不承认,我也能从你的身材上看出端倪来,你瞒不了我”

    连着又是一声冷喝“牛立善,你说,是不是你干得好事!”

    “兰祖宗,你怎么还是不相信我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在青莲山脉受过伤并且现在一点灵力都没有,自然看上去与以前不同”齐萱柔抢先委屈地说道

    “柔儿,你再敢插上一句,我就封住你的六识不要以为这里有禁制力量我就不敢动用灵力了”兰祖宗冷喝道

    齐萱柔正要再开口,就听牛立善平静地道:“是我!”

    齐萱柔顿时急了“牛立善,我的苦心你怎么一点都不明白呢!”

    牛立善看着齐萱柔温和道:“柔儿,你的苦心我都明白!不过,我不能因此而让你受委屈”

    “好你个牛立善,事到如今还在花言巧语!”兰祖宗冷冷一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我现在就杀了你!”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正在此时,门后面就响起了一声直愣愣地轻问

    “唉,这还不明白吗?东窗事发了!这小子吃了人家宝贝疙瘩,没有抹干净嘴”随着一声叹息,另一个流里流气的嗓音响起

    齐兰顿时一愣,心中又气又怒,暗怪自己心神乱了,又收束住了修为,竟然疏忽到有人在门口也没察觉到

    “是谁?赶紧滚出来!”齐兰怒喝一声

    诸葛啸和裘季这才慢吞吞地从门后走了出来,两人同时站到了牛立善两侧,对着面无表情的牛立善不停地挤眉弄眼

    “你们俩究竟是什么人?”

    齐兰越看越怒,若不是对灵玉宝阁内的禁制力量始终有些忌惮,她早就忍不住出手

    但是现在,也就在一念之间了只要诸葛啸和裘季两人再敢胡言乱语一句,她就不再有所顾忌了

    “九幽世家诸葛家嫡长子,下代家主诸葛啸拜见前辈”

    “九幽宗门风雷峰欧阳傅宗主嫡传弟子,下代宗主有力竟争者裘季拜见前辈”

    两人从一开始就看出齐兰不是好相与的,如此气势也只有在元婴身上才能见到,因此两人都把自己最响亮的名头抬了出来,希望能让齐兰有所忌惮

    “滚出去!”齐兰勉强压下对两人出手的心思,指着门外怒斥

    “前辈,何必如此既然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你再疼惜,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啊”诸葛啸畏畏缩缩道

    齐兰不禁又是一阵惊怒,冷声问道:“你们俩都听见了?”

    诸葛啸暗暗一激灵,赶紧说道:“前辈,不止是我们俩听到了我们刚才进门时还看到有几个人影,也不知道他们听没听到”

    齐兰的脸色变了数变,摇头轻叹道:“关心则乱啊!”

    接着转向了牛立善,冷声问道:“牛立善,事到如今,你怎么说?”

    “只要柔儿愿意,我???”

    但牛立善刚说了半句,就被齐兰冷声打断了,“不要跟我说这些话,你还不配我要的是你给我们抱真谷一个交代!”

    “兰祖宗,牛立善现在已经能够修复中品灵器了他以后一定也能修复上品灵器甚至仙器以后升入仙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别忘了,大古宗的那位前辈就是因此才升入仙界的”

    齐萱柔急急说道

    齐兰脸上阴晴不定,冷哼一声道:“柔儿,说不定他一辈子也就只能修复中品灵器而已!不过,你既然如此说了,我就给他一次机会,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了若是他把握不住,柔儿从今往后你就不要管他的生死了”

    说着,犀利如刀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了牛立善,“牛立善,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把握不住,你就自裁在我面前!不知你要不要这次机会?”

    牛立善平静如常地道:“兰前辈,请说!”

    “好!不过这个机会现在还没出现,一年之内你随时等我的消息”齐兰沉声说道:“一旦你收到我给你的消息,到时你无论在哪里,不管在干什么都得毫不迟疑地到达我给你指定的地方”

    牛立善重重地点头,“兰前辈,谨记于心”

    “记住就好!”齐兰哼了一声,冷着脸转向了齐萱柔,“柔儿,你现在就随我回抱真谷,面壁思过一年!现在也决不许与牛立善说上一句话,不然就面壁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