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剧之门 > 第十二章 血统考试
    这是一个破绽,一个英国人,一个中国人,在来到卡塞尔学院之前没有任何交集,怎么能够使用相同的手机呢?

    而且这个手机还是卡莲特制的。

    其实,这不是人工智能卡莲的疏漏,而是祝林自己的疏漏,他并不在卡莲的计划当中,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破绽。

    好在这只是一个小破绽,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甚至严格来说算不上破绽。

    黑色的幕墙无声的从雕花木窗的夹层中移出,所有窗口都被封闭起来,教室里面的壁灯亮了起来,苏茜沿着走道发给每个新生几张A4纸大小的试卷和一支削好的铅笔。

    试卷上一片空白。

    周围一片见了鬼的眼神,这张空白的试卷出乎所有人意料,有人举起手。

    “不必怀疑,试卷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会在教室外,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讨论是不禁止的,只要你们不抄袭别人的答案。”曼斯坦因教授说:“祝你们好运。”

    说完,曼斯坦因教授和苏茜就退出了教室,随着门的关闭,学生们左顾右盼交头接耳,仿佛热锅上的蚂蚁,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他们无法抄袭别人的答案,连试题都没有的考试,答案从何而来。

    这个时候,播音系统居然开始放一首劲爆的摇滚乐,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傻眼了。

    祝林看着周围人的表情,淡淡一笑,他早就知道了这场考试是怎么回事了,就算是没有龙族血统,他一样可以过关。

    表面上看,这场考试没有试题,只有音乐,实际上,考试早就无声无息的开始了,那劲爆的摇滚乐实际上就是试题,在劲爆的摇滚乐下,是被被掩盖的龙文。

    这些龙文的内容祝林早已熟记于心,他可以轻松听出来,因为三E考试的试题一共才只有两百道,而这两百道试题他全都知道,所以他显得胜券在握,看起来有些特立独行。

    但当祝林看到威廉皱起好看的眉头之后,他赶紧也微微的皱起眉,他有点得意忘形了,他是来当卧底的,不是来突击总部的,必须要表现的跟周围人一样才行。

    龙文的吟诵开始了,祝林的耳朵竖了起来,很快听出了高亢明亮声音下的龙文。

    但他没有书写,因为一个B级血统不应该这么快产生反应,周围的人也还没有什么感觉。

    倒是威廉开始行动了,低头开始在白纸上画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出现各种光怪陆离的影响,墨绿色的花纹像是蛇一样在他眼前缠绕,这是威廉的灵视。

    威廉也是混血种,理所当然会产生灵视。

    而且因为他脑子里面的特殊设备,这些灵视的景象也传到了祝林的脑子里面。

    之前曼斯坦因警告学生们不要试图作弊,也不要试图携带电子通讯设备,因为无线电在教室里面是被监控的,根本穿不出去。

    曼斯坦因说的是对的,但威廉和祝林不一样,他们用来传递信息的方法是落后的龙族世界根本想象不到的方式,既然想象不到,自然也谈不上监控,阻挡。

    所以,在威廉产生灵视之后,祝林一样看到了他的灵视画面,各种各样的奇怪景象,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不愧是最强的新生,您居然第一个开始答题了。”奇兰在威廉旁边说。

    威廉没有理会他,没有经历过灵视的人很难理会那种感觉,那种世界都变得不一样的感觉,在灵视中,他根本没有心思搭理奇兰。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您,我希望你能够领导新生联谊会。”奇兰对威廉的冷漠并不以为意,反而继续说道:

    “狮心会和学生会都在新生里面拉人,但我们新生不该分散,我一直相信我们会给这个校园带来新的气息,只是我们缺乏一个像凯撒和楚子航那样的领袖,我的能力不够,但我相信你可以,只要您退出学生会,我立刻就会把新生联谊会的会长位置让给你。那样...”

    奇兰的话才刚说了一般,瞳孔中就流出泪水,然后低头,开始在白纸上画了起来。

    他的灵视也出现了,不止是他,其他人也开始出现了变化,教室里面群魔乱舞。

    有人呆呆的坐着,好像全家死光了,有人则是在走道上拖着步子行走,眼神空空荡荡,还有人跳上讲台,在白板上不停的书写,大开大合,像是一个剑客,甚至还有人当场跳起舞来。

    在这种情况下,祝林反倒是有点难受了,他不得不装出一副奇怪的样子,以显得和周围的人一样,不那么特立独行。

    至于威廉,他不用装,高纯度的龙族血统给他带来了真实感极强的灵视,他看到了大量的杂乱无章的线条,那些线条像是蛇一样在疯狂的舞动,有时候组成一些奇怪的符号,有时候在战斗,有的时候还组成一些难以描述的人脸。

    如果所有人的灵视都跟威廉差不多的话,那他们一副神经病发作的样子也就可以让人理解了。

    终于,三个小时过后,考试结束了,劲爆的音乐声早就停止了,但考生们仍然处于失神的状态,个别人甚至因为刺激太大,处于一种神经失常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心理医生富山雅史不得不进来,给个别学生做心理辅导。

    好在这样的学生不多,大部分人都只是有些沉默,交完试卷之后,默默的离开了。

    祝林也和威廉一起离开了,他答了六道题,血统等级应该还在B级,威廉一共答了八道,血统等级同样会保持在A级。

    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他们就算是卡塞尔学院正式的学生了。

    中午的时候,卡塞尔学院还十分贴心的给他们举行了欢迎午餐会,可惜的是菜谱很一般,是德式菜,烤猪肘子。

    这是因为,卡塞尔家族是学院的首席校董,卡塞尔学院的风格也是德式的,包括菜式。

    吃完这顿饭后,明天他们这些新生就要正式上课了,但这不是重点,卡塞尔学院内的重要东西已经被祝林一锅端了,目前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还在三峡水库。

    在美国中午阳光正好的时候,三峡却是深夜,摩尼亚赫号拖船在长江上游的暴风雨中颤抖。

    这是秋季罕见的暴雨,雨水狂泻,风速达到五级,其他的船都靠岸避风,不安的水面上只有摩尼亚赫号的探照灯在雨幕中闪烁。

    曼斯龙德施泰特教授是这艘船的船长,他也是执行部的人,他站在驾驶室的窗前,黄豆大的雨点砸在前窗上,而后爆开,风在嘶吼,船在摇晃,曼斯稳稳的站着,抽着雪茄,等待消息。

    后舱隐约的传来婴儿的哭声,曼斯皱眉,“去看看那宝贝怎么了,老是哭,你们中就没有人懂的怎么照顾孩子吗?”

    “教授,执行部目前的主力成员都没有结婚,你指望我们从哪里学会照顾婴儿。”端坐在显示屏前的女孩头也不抬的说,她大概二十三四岁,一头黑发,典型的拉丁美人长相,穿着卡塞尔学院专门定制的作战服。

    “叫我船长,现在我的身份是摩尼亚赫号的船长,不是你的代课教授。”曼斯吐出一口雪茄烟,“大家都坚守岗位,既然只有我一个已婚男人,那我就去看一下我们亲爱的宝宝,塞尔玛,注意他们两个人的生命信号,有任何一点异样,立刻收线!”

    “明白。”拉丁女孩塞尔玛回答。

    “船长,收到长江航道海事局的信号,后半夜暴风雨会继续,风力会增大到十级,降雨量将达到200毫米,罕见的暴雨,可能伴有雷暴现象。他们正在调集直升机救援我们,建议我们弃船。”三副摘下耳机说。

    “回复他们说我们的船吃水很深,船身目前还稳定,可以坚持过暴雨,船上有几个病人,不宜弃船。”曼斯道:“你们也不用担心,摩尼亚赫号不是什么拖船,而是一艘军舰,12级风暴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说完,曼斯抬头看了看外面黑沉沉的天空,沉默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这让我象棋了十年前格陵兰的冰海...每一次接近这些东西,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前舱里很安静,没有人听到曼斯的自言自语,这些人都在卡塞尔学院经过严格的训练,盯着自己的屏幕,操作迅捷无声。

    在塞尔玛的心跳监控窗口里,一起一落的绿色光点表示那两颗年轻强健的心脏还在正常的跳动,忽然,她无声叹了口气,想起了叶胜和亚纪,如果他们两个人还在的话,现在执行任务的人应该会是他们两个。

    很可惜,自从叶胜亚纪失踪之后,执行部的人始终都没有在那座城市里面找到现在,相关的四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对于这种情况,有人很伤心,有人很失落,但大家都很快的适应了这种结果。

    这种事情,其实在卡塞尔学院很常见,只要卡塞尔学院和龙族的战争一天不终止,那么这种事情就一天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