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104 流浪的魔法师
    “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有人突然从临时传送法阵里出现了!浑身还带着火!”

    “是,是菲斯塔大人!”

    彻夜的呐喊与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丝不和谐的惨叫,很快就被聚集在财政大臣这一方的战线成员所发现,他们在手忙脚乱当中将那名被暗红色火焰包围的模糊人影救下,然后才从那残破的法袍与焦黑卷曲的头发之间将这位原本潇洒倜傥的黄金魔法师给认了出来:“菲斯塔大人!菲斯塔大人?您,您没事吧?”

    “滚开!”

    愤怒的咆哮声随后回荡在这片火焰映照之下的夜空,与之相伴的还有刚刚将环绕在自己周围的红莲火焰挥散开来的菲斯塔仰天呼号的表情:“给我滚开!我要杀了那几个家伙!他们居然敢偷袭!他们居然敢用火焰魔法偷袭我!”

    “给我冷静,我的弟弟。”

    属于财政大臣的声音随后在他的耳边响起,随后映现在他眼前的是菲尔德领着几名贵族随从走到他面前的肥硕身躯:“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兰德纳尔家族的人已经近在眼前了。”

    “兰德纳尔?那是什么东西?”挣扎着用手中的黄金法杖将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目眦欲裂的菲斯塔依旧朝着天空中不断地咆哮着:“谁都不要拦着我!堵上帝国第一贵族魔法师的名誉,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他们轰成渣!然后用他们的尸体粉末涂在我的厕所里面!”

    “……你又在任意妄为了,菲斯塔。”

    似乎被这位陷入狂怒之中的魔法师散发出来的强大能量所震慑,围在周围的其余帕缪尔家族的成员噤若寒蝉地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只有那皱起了眉头的菲尔德依然保持着训斥的态度,原本习惯的呼唤此时也换成了正式的称谓:“我原本以为使用了传送阵归来的你是为了听从我的命令,没想到是被其他人打回来的,但不管你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窘境,你至少应当拥有一颗为了家族荣耀的心。”

    “如果你总是将个人的利益置于家族的荣耀之上,那我也无法以一个家主的身份认同你的所作所为。”无视了面前传来的如同风箱一般的喘息声,他用严肃无比的声音继续说道:“不要再继续任性下去了!敌人就在我们眼前,难道你还要无视我的命令继续一个人行动,继续断送帕缪尔家族的伟大荣耀吗?”

    “……”

    仿佛是起到了一点点的作用,站在原地气喘吁吁的黄金魔法师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半张面颊,逐渐安静下来的气势也让这名不怒自威的肥硕财政大臣满意地点了点头,回身朝着他们所在的街道前方说道:“我已经派人拖延城卫队的赶来,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没有好好教训教训兰德纳尔家族的这些蝼蚁之前,我也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

    “家主大人,他们快要推进到酒馆面前了。”一名前来禀报的家族成员随后低声说道:“敌人的风魔法师很强大,路德与谢尔的队伍都有了很大的损失……”

    “还是对付不了他们的魔法师吗?”

    低着头磨了磨自己的牙齿,菲尔德声音低沉地挥了挥自己的手:“那就不要继续轻举妄动了,让他们先撤回来吧。”

    “那,那我的行动……?”

    “让菲斯塔去。”

    随意地朝着自己的身后指了指,这位帕缪尔家族的家主将目光落在了火光照耀之下影影绰绰的街道前方:“既然你在兰德纳尔家族的身上吃了亏,那就在兰德纳尔家族的身上找回来。”

    “这是命令——菲斯塔,你还有意见吗?”

    “……没有。”

    缓缓地直起了自己的身子,顿着金色法杖的黄金魔法师随后出现在了家族的阵地前方:“交给我吧,我会解决他们的。”

    “很好。”点了点自己的头,背着双手走回去的菲尔德转身消失在了己方的队伍当中:“之后我会向陛下进言,诉说他们今晚在洛玛利城区的卑鄙行径以及我们‘为了正义’而铲除他们的伟大壮举,而能不能为你那个‘黄金魔法师’的头衔正名,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

    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身上带着焦黑痕迹的黄金魔法师随后就这么沉默着走出了众人为他排开的道路,举起的黄金法杖随后也将那双阴沉的眼睛遮挡在了身后,同时也将他低沉的吟唱声一起遮掩了起来:“……遵循金色的意志,用元素的洪流吞噬我的敌人——”

    “黄金冲击!”

    与曾经发生在后巷中相同的那道黄金色的光柱于菲斯塔的面前再度显现,带着比太阳还要灿烂的光辉沿着熊熊燃烧的酒馆前方大街朝着位于另一侧的兰德纳尔家族阵地所在的方向瞬间冲击而去,宛如激光脉冲一般的金色能量流顷刻间就在所有人的瞠目结舌当中跨越了无人的街道,带着嗤嗤作响的灼烧声音与漫天飞舞的砖石碎片将大群正在前冲的兰德纳尔家成员吞噬了进去。渐次响起的惨嚎声紧接着被破空的尖啸声所取代了,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道盘旋而起的翠绿色旋风,即将抵达终点的这道金色的光柱随后也在一个个翠绿色旋风的影响下偏移了少许,以一个诡异的弧形角度朝着侧前方抬升的黑夜上空抬升了出去:“狂风术!”

    “……原来如此,不愧是可以将我们帕缪尔家族压制回来的家伙。”

    收起了依然还在警戒着四周的眼神,将黄金法杖顿在地面的菲斯塔用打量的眼神望着显现在金黄色与翠绿色交织之下的对方魔法师的面庞:“能够用狂风术将我的黄金冲击挡开的家伙,怎么说也不是什么善类啊。”

    “过奖过奖,只是巧合罢了。”放荡的低笑声随后由光影纷飞的街道对面传来,与之相伴的还有一名手里捧着什么的魔法师逐渐显现在能量乱流之后的身影:“作为兰德纳尔家族刚刚收留下来的客卿,我总不能一直蹲在后面干看着吧?”

    “客卿?刚刚被兰德纳尔收留的家伙?”菲斯塔挑了挑自己的眼眉:“原来如此,怪不得一向弱势的兰德纳尔家族为什么忽然掏出来了一个棘手之辈……”

    “那个火焰魔法师,跟你们也是一起的吧。”

    他横起了自己的法杖,将一层又一层的魔法光辉加持到了自己的周身:“不要让她继续藏着了,乖乖地出来与你一起上便是。”

    “火焰魔法师?那是谁?”微微地愣了一愣,捧着什么缓缓走来的魔法师脚步停顿了片刻:“我可是刚刚来到这里的流浪汉,不要欺负我什么事都不知道啊。”

    “哼,还在那里装傻。”将又一道黄金色的能量聚集在了法杖的尖端,菲斯塔朝着熊熊燃烧的酒馆后方示意了一下:“刚才升起在那里的火焰之柱——你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要是严格说来的话,那道红莲之柱我倒是认识。”

    一反之前放荡的浪子之态,站在原地的那名魔法师摩挲起了自己的下巴:“不过我所认识的那个人现在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所以说起来也应该没有任何参考的价值……”

    “果然是一丘之貉。”

    双眼喷出了怒火,菲斯塔的盛怒表情随后被又一道涌现而出的黄金光柱所吞没:“你!那些该死的冒险者!还有其他兰德纳尔家族的走狗!”

    “都给我去死吧!”

    翠绿色的魔法光辉伴随着又一道金色能量的临身而升起在了街道的另一端,交织的魔法能量随后也在周围人群的惊叫声中与火光冲天的夜幕融合在了一起,盛然的怒火所驱动的这一次魔法交锋甚至引起了整个城区的震荡,同时也将更远处的其他几道注意的目光一同吸引了过来。淡淡地收回了自己望向那个方向的视线,微微观察了一段时间的段青随后也将自己对这片战场的注意力一同收回,因为疲累而显得有些混乱麻木的他随后也无视了一旁千指鹤的大呼小叫,定定地注视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薇尔莉特:“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

    “看上去应该没有受伤,毕竟现在能够伤到你的不多。”

    上下检查了一番这位披着斗篷的紫发女子的现状,段青随后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而且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重新找到你,简直就是奇迹啊有木有……对了。”

    “既然你在这里,那雪灵幻冰呢?”他左右观察了一番这条充满了焦痕与灰屑飞舞的街道左右,脸上也重新泛出了担忧与疑惑的表情:“她不是应该与你一起吗?她现在在哪里?”

    依然没有回应的意思,紫发的薇尔莉特就这么保持着呆傻的状态定定的望着段青,那一直没有回应的态度也重新吸引到了一旁千指鹤的注意,刚刚想要出声询问的态度随后也被这位曾经见过一面的大魔法师的模样吓了一跳:“你,你不是那个,那个帮我的法杖升级的那个——”

    “怎么,终于认出她来了?”

    有些无奈地望了对方一眼,段青撇着嘴将有些手足无措的少女从薇尔莉特的面前拉扯了回来:“认出来了就不要大呼小叫的,小心再把敌人吸引过来啊。”

    “她,她不是一直跟着你的么?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急忙将自己的红莲法杖收了起来,态度同样有所收敛的千指鹤侧着脑袋用手遮掩着自己的嘴巴:“难道你把人家给抛弃了?”

    “我像是那样的人吗?”段青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她是在我刚才下线的那段时间走丢的,原本也应该与雪灵幻冰在一起……”

    “啊哈,怪不得你刚才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原来是一丢丢了俩啊。”于是红发的少女又一次摆出了嘲讽的姿态:“果然是一个混蛋兼人渣,骗完了感情就把别人给无情抛弃……”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竖起了自己的眉毛,段青情不自禁地怪叫了起来:“就算是我之前没跟你说图书馆里面的细节,你也不至于如此深仇大恨的吧?”

    “有没有仇恨又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翘起了自己的小鼻子,千指鹤一脸不屑翻了翻自己的白眼:“而且我要警告你,没事的话离雪姐——离雪灵幻冰远一点,她可不是什么男人都可以随意招惹的,要是触及到了不可触及到的地方,小心将来倒大霉啊。”

    “我郑重其事地向你说明,我可不是你眼中的什么花心公子或者人渣之类的家伙。”段青哭笑不得地发出了一声叹息:“更何况现在是我说抛弃就能抛弃的吗?是雪灵幻冰这个女人现在下落不明好不好,我想找都找不到她,更不用说组队系统之前提示的那一串错误的信息了……唔。”

    “待在这里似乎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又是几道沉闷的爆炸声与冲天的魔法能量出现在四周的景象中,他微微地皱了皱自己的眉头:“我们还是先换一个地方再说话吧。”

    “走了,薇尔莉特。”他冲着紫发女子喊道,同时招了招自己的手:“我们……呃。”

    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披着斗篷的薇尔莉特就这么定定地保持着沉默的态度站在原地,那没有听从段青的命令跟随走去的反常姿态随后也引起了灰袍魔法师的注意,将这名面有怨色的男人再度吸引了回来:“喂喂,事到如今连你都不听我话了么?你——”

    “怎么了?”

    想要敲打对方脑袋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与之同时停顿下来的还有他的话音,随后跟上前来的红发少女随后也察觉到了发生在这名大魔法师身上的异状,眼神也随着她伸出的手指一同落在了街道的角落:“她在干嘛?”

    疑惑的话音与想要提出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那是映现在薇尔莉特所指方向的一道淡淡的白光,属于玩家上线所特有的这道白光随后在段青与千指鹤各自睁大的眼瞳中逐渐凝聚,将一名白衣白发的女剑士形象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