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105章:不想回家,爷孙谈话
    一行五人从一念酒吧出来,已经是足足半个小时之后。

    “绍棋,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苏木然扶着醉熏熏的韩绍棋,一松手他就直挺挺的往地上倒,让他根本就空不出手来。

    “嗝——”

    韩绍棋听到苏木然的声音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一个酒嗝就直冲他的脸喷了过去,那浓郁冲天的酒气熏得苏木然眉头直皱。

    若非是他今晚亲眼所见,苏木然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韩绍棋还有这样一面的。

    由此可见他的心里是有多么的后悔,对顾琇莹又有多看重,这要说他对顾琇莹的感情不是爱情,苏木然都不相信。

    “你...你你说什么?”韩绍棋醉眼朦胧头重脚轻,眯着眼看他面前的苏木然,只觉得他的眼前有好几个重影在不停的晃,耳朵里听到的声音雾蒙蒙的一点都不真切。

    “绍棋,能听到我的声音不?”

    也不知苏木然耐着性子跟韩绍棋说了多少遍,总算得了韩绍棋的回答,“能...嗝,我我能听见......”

    “木...木木然你你说,我我我听着呢......”

    “我我告诉你,我没醉,我没有喝醉,我我还能喝。”

    “你你...木然你陪我喝。”

    “......”

    看着靠在他肩上的韩绍棋,苏木然额上滑下几条黑线,满心无力的想着以后再不能答应出来陪韩绍棋买醉了。

    跟个醉鬼说话的真他娘的累,可苏木然又不能把韩绍棋给丢在这里,只能是一忍再忍。

    “绍棋,你老实坐在这里,我去旁边处理点事情。”

    “嗯,我我听话。”

    “对,你要听话,等我把事情处理好,我就送你回家。”

    韩绍棋这个时候不闹了,听着苏木然的话乖乖的点了点头,他让他干啥他就干啥,真的是再听话不过了。

    眼见这副模样的韩绍棋,苏木然的嘴角抽得更厉害了,这要不是时间场合都不对的话,他就想要拿出手机将这一幕给拍摄下来留作纪念了。

    “就坐在这里不许动,我很快就回来。”

    “嗯,我不动。”

    “不能跟别人走,懂不懂?”

    “懂。”

    “我就在旁边,你有事就叫我。”

    “嗯,我有事就叫你,我我保证不乱跑的。”

    虽然是韩绍棋约的他,也是韩绍棋存了心要拉着他一起借酒浇愁,喝酒买醉,但眼下韩绍棋已经喝得烂醉,怕是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清楚,而一直清醒着并没有喝多少酒的苏木然只能对他负责到底了。

    “去去...你你去...我乖乖的不乱跑,我我也听话。”眯瞪着一双醉眼韩绍棋还冲苏木然挥了挥手,一副他很清醒,他没醉还能再继续喝的模样。

    苏木然:“......”

    特么的,这可真是太他娘的让人没眼看了。

    “你怎么回事?”将酒鬼韩绍棋安顿妥当,苏木然这才有时间理会刚刚被他给救下的廖红雪。

    当他们认清廖红雪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之后,甭管是他还是韩绍棋都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她,但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之下,苏木然又不能真的对廖红雪见死不救。

    不凑巧得很,那几个以那位‘超哥’为首的纨绔子弟,苏木然好巧不巧的真的认识。

    若非如此已经喝醉了,甚至是发起酒疯来的‘超哥’也不会给肯给苏木然面子,干干脆脆就放了廖红雪和金珠珠向欣欣三个女人的。

    “谢谢你木然,谢谢你救了我,不然我就我就...呜呜呜......”

    听到苏木然的问话,原本已经收拾好情绪,也整理好自己的廖红雪又忍不住红了眼眶,那柔弱无依楚楚可怜的俏模样,真真是太惹人怜惜了。

    只是可惜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是苏木然,哪怕就是见她这般模样,也没见苏木然眼里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好好的谢谢你木然,否则我一定会被他们给欺负,我我就毁了。”既然她的眼泪,她的柔弱都无法引起苏木然对她的怜惜,廖红雪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那眼泪说收也就收了。

    “是啊,小雪说得没错,我我也要谢谢你。”

    “嗯嗯,珠珠说得对,我也谢谢你,真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不然别说是小雪了,就是我跟珠珠也难逃被欺负的命运。”

    惊魂未定的从一念酒吧出来,金珠珠跟向欣欣已经慢慢缓过神来,怕是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们都不敢去酒吧和夜店玩了。

    以前她跟金珠珠也不是第一次拉着廖红雪去酒吧或是夜店玩耍,这还是头一回发生像这样差点被轮的事情,向欣欣真的是吓坏了。

    苏木然拧着眉抿着嘴,他觉得他既然已经把廖红雪从酒吧里带出来了,那他还发神经管她个毛线。

    问了半天没问出个所以然来,真是浪费他的时间,多管闲事果然不是很符合他的风格。

    熟悉苏木然的廖红雪一见他这表情就知道要坏事,那边喝得烂醉的韩绍棋她也没心思去搭理,就算她凑上去现在的韩绍棋认识她是谁?

    为了不把苏木然给彻底惹毛,也为了给自己留退路,廖红雪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珠珠跟欣欣是我的朋友,我们听说这里开了一家新的酒吧,环境什么的都还不错,就...就就好奇的想要过来看一看,没曾想刚刚进酒吧就碰上了那几个喝醉酒在耍酒疯的人。”

    “那个...那那个你是小雪的朋友吗?你也别怪小雪,她本来是没想过要来的,都是我跟珠珠两个人硬拉着她一起来的。”

    “是啊,你可不要误会小雪了,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是打死都不会拉着小雪来这里的。”

    “珠珠,欣欣你们别这样说,你们也没有强迫我,是我自愿跟你们一起来这里长见识的。”廖红雪虽说对金珠珠跟向欣欣各种看不上眼,但眼下还算这两个聪明,不然看她以后不玩死她们。

    要不是因为她们两个,她也不会栽这么大一个跟头,甚至还险些就被那个肥猪一样的男人给强了。

    一想到那个男人油腻腻不说还五官都挤在一起的脸,廖红雪就恶心得直想吐。

    再想到那个男人的肥猪蹄子在她身上又摸又捏,他还在她的脖子上又亲又啃,廖红雪就浑身难受都恨不能将他弄死,然后再对着他的尸体狠狠的进行鞭尸。

    饶是如此,亦无法消她心头之恨。

    “你也看到了,绍棋他喝醉了,我要送他回家,你既然已经没事了,那么你们三个女孩子就赶紧打车回家,以且酒吧这种地方你们还是尽量少来,以免再发生意外。”

    听着苏木然的话,廖红雪除了点头应是,她还能说什么?

    苏木然可不是别的男人,随随便便她说几句就能被她给牵着鼻子走,他能在酒吧里出手救她,就已经算是给了她莫大的脸面。

    尤其想到苏木然这么个冷情的人能够对着她说出这么长一番话,廖红雪竟然诡异的觉得她特么的应该知足了。

    “木然,我我知道了。”说着廖红雪就一副不好意思又知错的小媳妇模样低下了头去,两只手更是不安的搅动来搅动去。

    “嗯。”苏木然没有给予廖红雪想要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完全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半点情绪。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跟珠珠还有欣欣现在就去前面打车回家,你......”说着说着廖红雪的目光就落到了一旁安静靠着花坛闭眼休息的韩绍棋身上。

    甭管她现在有多好奇韩绍棋为何会在酒吧里喝酒喝成这样,但她知道时机不对,也就乖乖的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

    “绍棋今晚喝得有点多,我也要送他回家。”来之前苏木然是自己开的车过来的,但他现在喝了酒,自律性很强的他肯定不会再自己开车回去。

    不过这些他并不会对廖红雪说,对于这个心机不浅的女人,苏木然并不想与她有过多的接触。

    只是之前酒吧里那种情况,即便求救的对象不是廖红雪,但凡是他力所能及之事,苏木然也同样会出手相救。

    “嗯,那那不如我们一同去前面打车吧!”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苏木然轻点了点头,沉声道:“我去扶绍棋,你们走前面。”

    “哦,好。”为了不引起苏木然的反感,廖红雪聪明的没有主动上前去帮着扶韩绍棋。

    也不知为什么,廖红雪总觉得回国后的韩绍棋变了。

    至于是哪里变了,她一时也说不上来。

    金珠珠跟向欣欣挨在一起,廖红雪也没有向她们介绍苏木然,两人不知该怎么称呼苏木然,说起话来都又尴又尬的,“那个你的朋友喝醉了,要不要我们帮忙?”

    “你你...你别误会,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想要谢谢你,毕竟你刚才救过我们,要是我们能帮得上你的忙我们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虽说苏木然长得很好看,但谁让他不是金珠珠跟向欣欣喜欢的那种男人类型,遂,苏木然也不用担心他会被两个陌生女人给缠上。

    显然同样了解这一点的廖红雪也知道她们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忙,便不得不开口解释道:“木然你别误会,她们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想要帮帮忙而已。”

    “嗯。”

    “珠珠,欣欣你们是女孩子,力气是没有木然大的,再加上绍棋他喝醉了你们就算想要帮忙扶着他,也也是扶不住的。”

    金珠珠跟向欣欣一听,再一想好像是那么回事,便不怎么好意思的小小的‘哦’了一声。

    “木然,出租车来了,要不你带着绍棋先走?”廖红雪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扭过头冲苏木然说道。

    “不用,你们先走。”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他跟韩绍棋两个大男人站在大街上没什么,也不会有人打他们的主意。

    可廖红雪她们三个女的就不一样了,别他前脚刚走,她们后脚就出事,这样的话苏木然心里会相当膈应的。

    “那好吧,我跟珠珠和欣欣就先走一步。”

    “嗯。”

    “珠珠,欣欣我们快些上车。”

    “哦,好。”

    “嗯。”

    得了廖红雪的话,金珠珠跟向欣欣赶紧就上了车,也顾不得她们那满心的各种疑问了。

    左右廖红雪跟她们时常聚在一起,她们总有机会约廖红雪出来给她们答疑解惑的。

    目送廖红雪三人坐着出租车离开,苏木然这才开始琢磨廖红雪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这么晚出现在酒吧的?

    想来顾琇莹的华丽回归,对她的影响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廖红雪,我倒是非常好奇你跟现在的顾琇莹面对面对上,你能有几分的胜算呢?”一抹幽光自苏木然的眼中如流星般划过,他的嘴角就勾起了丝丝邪笑。

    “两位小兄弟,你们去哪儿?”

    在廖红雪离开之后,韩绍棋就半醒半醉的,整个人闹腾得不要不要的,苏木然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玛蛋,他可真是开了眼界了,喝醉酒的韩绍棋简直颠覆了他对他以往的所有认知好伐!

    冷情淡漠的韩绍棋,嗯,苏木然表示可以接受。

    叨叨絮絮话唠一样的韩绍棋,嗯,苏木然表示他接受无能。

    终于好不容易他将韩绍棋给弄上了出租车,在这寒冬腊月里他竟然硬生生整出一身的大汗,这也是没谁了。

    “去军区大院。”

    “好嘞!”出租司机是个三十出头的汉子,常年在外跑出租车的他也是很有眼力劲儿的,一瞧苏木然这通身的气质,他就知道这样的人不可能是普通家庭能养得出来的。

    再一听苏木然说要去军区大院,出租司机心里就暗暗道了一声果然,那个地方走出来的人既有权又有钱,还真真就是一些个豪门富少比不了的。

    哪怕就是后座里另一边喝醉酒的那一个,出租司机也不敢小瞧了他,能跟从军区大院里出来的人做朋友,想来他自己就是军区大院的,论起身份背景也绝对不简单。

    类似于这样的人,哪里是他们这种平头小老百姓惹得起的,出租司机在脑海里YY了一番,立马就收起小心思老老实实的开他的出租车,全然没有一点要八卦的意思。

    “军区大院...不不...不回军区大院...不不回去......”

    “我不回家,我不想回家......”

    “我没醉...我还要喝酒,我还能喝...我不要回家...我不想回家...不不回家......”

    元旦那里夜里,韩绍棋原本就是想要找个借口到苏木然借住一晚的,结果他却没能如意。

    不但他的母亲不同意,就连他的父亲也不同意,没办法韩绍棋只能妥协的将自己给锁在了自己的房间,突然就想放纵一下自己,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去在意。

    可他偏偏又无法控制自己,脑海里总是一遍又一遍不断的浮现出顾琇莹站在舞台上唱歌时的模样。

    她在唱歌表白,可惜她的表白对象不再是他。

    那一刻韩绍棋就像疯了似的嫉妒穆其琛。

    是的,他嫉妒穆其琛。

    如果以前他没有拒绝顾琇莹,那么现在他跟她的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

    然而这世上没有如果,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也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在他那样伤害顾琇莹之后,她不恨他就已经很好,又怎能再奢望她仍旧喜欢着他,深爱着他。

    什么叫做锥心之痛,韩绍棋想在那一刻他算是切身体会到了。

    “木然...我我不要回家...你你别送我回家......”

    “木然你知道吗?我我...我真的好后悔...我我后悔了......”

    “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再去挽回了......”

    “呜呜呜......”

    那里夜里韩绍棋是真的很想要出去喝酒买醉的,可在他的爸妈出面阻止后他妥协了。

    他听话的回了自己房间,几乎他的母亲下达什么指令他就遵照什么指令,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去哪里了。

    也是直到第二天的傍晚,韩绍棋才找到机会离开大院,旋即立马就给苏木然打了电话,然后苏木然就带着他去了一念酒吧。

    走进酒吧包间后,整整三个小时韩绍棋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喝酒,不停的喝酒。

    可想而知等离开的时候,韩绍棋是喝了多少酒,又醉成了什么鬼样子。

    苏木然不是没有想过阻止他,让他少喝一点,但他越说韩绍棋就喝得越多,最后他干脆就闭嘴了。

    罢了罢了,既然韩绍棋是存了买醉的心思拉他出来的,那他就算阻止他也于事无补,索性就让他喝个痛快。

    但愿明天酒醒之后,他也就清醒过来,彻底把顾琇莹给放下。

    “绍棋你你......”苏木然怎么也没有想到,韩绍棋竟然...他竟然哭了。

    这这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好吗?

    “别送我回家...我我不想回家。”

    “木然,我不想回家。”

    突然听到韩绍棋口齿如此清晰的话苏木然还以为他酒醒了,哪里知道他其实还是醉着的,喊出这些话全都是潜意识的。

    而这......

    更像是他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想法,一时间苏木然头更疼了。

    不送他回自己家,那他带他去哪里?

    而他家貌似也不行,这般模样的韩绍棋弄回他家,谁知道醉成这样的他会说出些什么话来,要是往后传出点什么到外面去,苏木然还真不知要如何自处了。

    都说知子莫若母,同理可证,知母也莫若子,他妈是个什么脾性的人,没人比苏木然更清楚。

    是以,喝醉酒的韩绍棋他绝对不可以带回自己家。

    “木然。”

    “别送我回家......”

    “求你了......”

    苏木然:“......”

    蛋疼,好尼玛的蛋疼,以后韩绍棋要敢不为他两肋插刀,特么他就是做鬼也不能放过他。

    “我说小兄弟,你你这朋友是失恋了?”不怪司机师傅要多嘴问上这么一句,而是听了这么会儿话,他也有好奇心的嘛。

    “算是吧!”

    失恋吗?

    算不上的吧!

    对于韩绍棋这情况,苏木然还真不好界定他是真失恋还是假失恋,毕竟韩绍棋跟顾琇莹从来就没有开始过,又谈何失不失恋?

    “呃...算是?”司机师傅瞪大双眼愣了愣,“难道你这朋友是单恋?还被拒绝了的那种?”

    这下轮到苏木然愣住了,心说司机大哥你那脑洞还开得挺发达的。

    “又或者说你兄弟这情况是以前喜欢他的女人他不喜欢,可现在那个女人转身喜欢上别的男人了,而你兄弟直到那个女人离开了他才发现原来他是喜欢那个女人,于是他就后悔了。”

    苏木然:“......”

    原来脑洞如此神奇的吗?

    咳咳...绍棋这情况竟然被他胡乱说了个七七八八?

    可不就是以前喜欢他的女人他不喜欢,但现在那个女人已经喜欢上了别的男人,结果他却发现他是喜欢那个女人的,现在也是真后悔。

    尼玛,要不要这么准。

    “真要是这样的话,小兄弟记得转告你朋友一句,且行且珍惜啊,遇到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姑娘不容易,千万别等失去之后才来后悔,要知道这世上什么都有得卖就是没有后悔药卖啊!”

    再次沉默到无言以对的苏木然:“......”

    话说司机大哥你是情感专家吗?

    你懂这么多?

    偏偏诡异的苏木然还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这也真TMD醉了。

    “咳咳...那个我会转告他的。”

    “啊哈...你别介意啊,我就是听着你们说话,然后好奇心就犯了,我没什么恶意的,要是说错什么话你们别介意。”

    “无事。”

    “咳...对了,你们现在还回军区大院吗?”

    “不了。”苏木然看了韩绍棋一眼,既然他不想回家,作为好兄弟的他也不想拂了他的意,“你帮我就近找一家环境比较好的酒店就行。”

    “好的,这没有问题,我在帝都开出租车都十年了,不敢说自己是帝都的活地图,但找酒店对我来说真的不要太容易,保管不会让小兄弟你吃亏的。”

    “嗯。”

    ......

    玉龙山·穆家

    “阿琛,你在家?”

    “爷爷奶奶早上好。”穆其琛穿着家居服从楼上下来,听到穆奶奶的惊呼他笑着说上一句早安。

    “你这小子早上几点回来的?”

    “六点回来的爷爷。”穆其琛从大院开车回到玉龙山,时间也还没到八点整。

    于是他就回自己房间洗了一个澡,又换了一身衣服才下楼准备吃早饭。

    夏秋季,穆家人的早饭时间是七点钟,春冬季,穆家人的早饭时间则是八点钟。

    夏天跟秋天夜里时间短,早上天也亮得早,因此,这两季穆家人吃早饭的时间就会早上一个小时。

    而春天跟冬天夜里时间长,早上天也亮得比较晚,是以吃早饭的时间也往后顺延了一个小时。

    穆家男人们都有晨练的习惯,他们不管春夏秋冬一般都是早上五点半左右起床,锻炼一个小时间再休息一刻钟之后才会开始用餐。

    相对而言穆家的女人们就要起得晚一些,毕竟就算她们有工作也大多都是朝九晚五的,上下班的时间都非常的充裕,完全不担心会没有时间吃早餐。

    “竟然那么早?那你昨晚怎么不回家来住?”穆奶奶皱着眉头,心里有点不开心。

    孙子既然没有在军区,居然胆敢不回家住,她老人家心里有想法了。

    “我给奶奶追孙媳妇去了。”

    一听这话穆奶奶的双眼瞬间就瓦亮瓦亮的,紧紧抓着穆其琛的手臂就道:“追到没有?”

    穆其琛:“......”

    他怎么觉得他家奶奶非常赞同他跟莹莹同居呢?

    难不成是他思想太落后,竟然都跟不上他家奶奶的节奏了?

    “你老实交待,那天晚上你带莹莹去哪儿了?”

    “西山。”

    “你欺负莹莹没有?”

    穆其琛额上滑下几条黑线,他抽着嘴角没好气的问道:“奶奶,到底我是你亲孙子还是莹莹是你亲孙女儿。”

    “这有什么区别吗?”穆奶奶呆萌的反问。

    “我怎么感觉莹莹才是亲生的。”

    穆奶奶:“......”

    “你们当我是什么人呢,我我怎么会欺负莹莹。”穆其琛摸着鼻子有点点心虚的道。

    他对顾琇莹除了最后那一步没有做之外,咳咳...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

    那什么他这应该叫欺负了他家莹莹吧!

    嘴里说着没欺负,真真是想不心虚有底气都难。

    “你个混小子,看你顾叔知道不抽你一顿。”穆奶奶是谁啊,都说老而成精,她又岂会看不透她家孙子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只因她知道穆其琛是真的深爱顾琇莹,而顾琇莹也爱着穆其琛,他们两人之间不会存在不负责的那种情况,不然穆奶奶是铁定要狠狠削穆其琛一顿的。

    姑娘家的名声很重要的,哪怕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有些事情穆奶奶还是非常的注重。

    “奶奶,顾叔那里我已经亲自去过了。”原本顾爸爸对穆其琛是想拳拳都招呼他脸的,但想着穆其琛这几天还有事情要忙着处理,他就只能满心的怒火朝着穆其琛的身上招呼了。

    别看穆其琛脸上好好的,他的身上除了之前受伤的那条手臂之外,其他地方就没有一处好的。

    对于抢走自家宝贝闺女的狼崽子,顾青锋才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而面对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穆其琛自然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不然他还怎么追媳妇。

    只要顾爸爸能认可他,别说只是挨一顿揍了,就是挨十顿揍穆其琛连眉头也都不会皱一下。

    “挨揍了?”穆爷爷颇带几分幸灾乐祸的道。

    “嗯。”

    “你姑父当年也被你爷爷揍过。”

    “噗——”

    “你个孙子别笑,等以后你跟莹莹有个女儿的话,你保不准比老子揍得更狠。”

    顾青锋是做爸爸的,穆爷爷也是做爸爸的,那颗要嫁女儿的心呐,全都是一样一样的。

    莹莹要是到了他们家,顾青锋不揍穆其琛一顿那都说不过去。

    “爷爷说得对。”单单只是想一想将来会有一个臭小子把他跟莹莹的女儿给拐走,穆其琛就有想要杀人的冲动。

    这么一想顾叔只是揍了他一顿,虽然下手挺狠的,但他却将莹莹郑重的交给了他,说起来还是他占了便宜。

    “你小子往后要孝顺你顾叔,还要对莹莹好,否则就算你爸你妈不收拾你,你爷爷我也会狠狠的收拾你。”

    “爷爷你放心,我会一直对莹莹好的,也会孝顺顾叔。”

    “你心里明白就好。”穆爷爷看着穆其琛那双漆黑幽深又坚定的双眼,他就怕这孩子一时左了心思。

    以前是他追着莹莹跑,现在换成莹莹来追他,穆爷爷心里会生出那么些许担忧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我还要请爷爷奶奶帮我挑个好日子,然后让爸跟妈去顾家和顾叔商量看看,将我跟莹莹的订婚典礼给举行了呢。”

    “莹莹年纪还不到,你们先订婚也行。”

    “奶奶,要是莹莹年龄到了,我都想直接省了订婚这一步,赶紧跟她将结婚典礼举行了呢。”

    “你倒想得挺美,要订婚这事儿你跟莹莹商量过没有?”

    “奶奶放心,我跟莹莹商量过的,我也跟顾叔提过,莹莹说都听我的安排。”

    “行,挑订婚日子这事儿就交给我跟你奶奶。”

    “谢谢爷爷奶奶。”

    说完他要跟顾琇莹订婚,让穆爷爷穆奶奶替他挑选一个好日子之后,穆其琛就转移话题问起了别的。

    无论如何穆其琛都不可能让顾琇莹不清不白的跟他在一起,同时在确定下订婚的日子之后,穆其琛还要隆重的向顾琇莹求婚的。

    求婚这样的事情,到底还得男人主动才好。

    虽说顾琇莹向他表白,向他求婚挺满足穆其琛虚荣心的,但他更想自己亲自向心爱的姑娘求一次婚。

    以前他那是没有机会,现如今机会就摆在他的眼前,再不懂得把握他就是一个傻的。

    “昨个儿你回野战营了?”

    “嗯。”

    “也见到周老了?”

    “嗯。”穆其琛点了点头,板着一张俊脸又沉声道:“周叔叔跟周芳芳也都在场。”

    “虽说之前周明耀夫妇都来咱们家说明过情况,也表明过他们的态度,但若没有周老出面的话,你周叔叔怕是什么作为都不会有。”

    “嗯。”周家如果不是周老在支撑的话,怕是早就已经搬出了玉龙山。

    周明耀就像周老他自己评价的那样,该硬气的时候硬气不起来,不该软的地方他偏又优柔寡断,瞻前顾后,这样的人根本就撑不起周家,哪怕就是守成也挺艰难的。

    原本周老是要培养周芳芳作为他继承人的,谁又曾想周芳芳却为了个穆其琛而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

    以至于有那么一段时间,周老爷子内心都是绝望的。

    他是真的怕自己倒下以后,周家就彻底完了。

    周芳芳因伤不能生育之后,周老爷子也的的确确是把目光放到了穆其琛的身上,想着若是穆其琛能成为他的孙女婿,那么周家至少还能兴旺两代人。

    尤其穆家从来就不缺子孙不说,他们家还有双胞胎的基因,兴许他的孙女儿就能生下两个或是三个孩子,那样让其中一个孩子姓周,将来继承他们老周家,想来穆家人也不会拒绝。

    这也是周老爷子当初会舍了自己那张老脸去求穆老还有穆其琛最主要的原因。

    又岂料穆其琛主意正得很,他是宁可背负着周芳芳这个拖累一辈子,也断然没有要娶周芳芳为妻的意思。

    刚开始周老爷子想不开很是钻了一段时间的死胡同,还是后面想明白了他才明悟过来。

    强扭的瓜不甜,没得亲没结成反倒结成了仇,那样对他们周家更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谁知就在他老头子死心的时候,又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穆其琛送来的复元丹虽说彻底了断了穆周两家的恩与情,但至少还了一个全新健康的周芳芳给他们家。

    只要周芳芳从此心思摆正了,再加上他这个老头子从旁辅助,真的不愁周家立不起来。

    “看来周老头的心思是被你给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的。”穆爷爷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既骄傲又自得,瞧,这么聪慧有心机又不失谋略的孩子是他家的,他怎能不得意。

    “周老是个拎得清的。”

    穆爷爷:“......”

    “难得的是周芳芳这一次也拎得很清,好像一点都没有被诱惑到,这倒是让我有点意外。”不怪穆其琛要把人心想得那么险恶,而是他吃过那样的亏自然不想再去吃第二次。

    周芳芳只要一天没有完全放下对他的心思,那么穆其琛对她的防备就只会更多,不会有减少的那一天。

    以前他欠着她的情,甭管他心里乐不乐意,对于周芳芳提出来的要求,他能拒绝一次两次,却不能次次都拒绝于她。

    虽明知那样不好,有可能还会让她陷得更深,可在穆其琛一次次坚定表明他的心意之后,周芳芳仍旧执意如此行事,穆其琛还能怎么着?

    他若一味的拒绝反倒显得他心虚有所图,身不由己大概也就这样了。

    “那丫头只要不把目光放到你的身上,她还是非常优秀的。”如若不然周老头也不会直接越过他的亲生儿子,而选择着重培养他的孙女儿。

    由此可见周芳芳是个比她父亲更为合适的周家未来当家人。

    “不管怎么说她能站出来对我更为有利,周家的态度我们也看到了,以后有机会我自会还与他们的。”

    “嗯,这事儿我不管,你心中有数就成。”家中子子孙孙都争气,穆爷爷跟穆奶奶早就退了休,一般情况下家里的任何事情他们都是不过问的。

    好在穆家兄弟友爱,妯娌之间也相处和睦,有什么事情都是大家相互商量着来,倒是从未发生过什么让穆爷爷老两口伤心动怒的事儿。

    “野战营里的流言已经制止住了,另外周老是个雷厉风行的,他跟军区里那几位谈话过后,直接让他们召集军区里所有人集合开会,然后就带着周芳芳上了台,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个清楚明白。”

    随着周老爷子跟周芳芳这么出其不意的一搞,得,幕后那人憋着再多的招儿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来。

    尤其周芳芳也是个会抓重点,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的,怪不得她会被周老爷子当成继承人来培养。

    关于他跟她的流言事件在帝都周边几个军区都传得沸沸扬扬,有鼻子有眼的,若她站在台上全然否认有那些事情的存在,想来大家谁也不是傻的,根本不可能相信她的话。

    是以,周芳芳光明正大的坦诚了她对穆其琛的喜欢,而且就像流言中传的那样,她喜欢穆其琛一喜欢就是好多好多年。

    但是爱情是要讲缘份的,她跟穆其琛是有缘无份。

    虽然她喜欢穆其琛,但穆其琛并不喜欢她,而且在穆其琛的心里他原本就有一个心爱的姑娘,哪怕她再怎么喜欢穆其琛,穆其琛的心里也容不下她。

    甚至周芳芳还当众袒露为了成为穆其琛结婚证上的另外一半,她不惜借着替穆其琛挡过一刀的恩情,想要逼迫着穆其琛娶她为妻。

    结果穆其琛坚守本心,一直爱着他心里的那位姑娘,宁可一辈子背负欠她的人情也不愿与她结为夫妻,此后她仍旧不放弃的再次追求纠缠过穆其琛,可穆其琛仍坚定不移的拒绝了她,最终她才死了心。

    周芳芳离开部队以后,不只一次来野战营找个穆其琛,她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就是深深的喜欢着穆其琛,因此,她的那样一番话算是与流言里传的一模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出入。

    这些话如果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可信度不算高,但从周芳芳这个当事人的嘴里说出来,那可信度可就大不一样。

    而周芳芳也是个说话很有艺术性的女人,随着她说出那样一番话,反倒是逆转了一些人对她曾经的看法。

    在他们这个年纪谁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啊,谁没有抛下自尊舍下骄傲追求过一个人啊,因而在他们看来周芳芳喜欢穆其琛没有错,只是可惜他们最终没有走在一起罢了。

    当然,他们同时也万分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位姑娘,竟然可以让他们野战营的大魔王爱得那么深,又爱得那么沉。

    “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周家丫头这半真半假,真真假假又假假真真的话,却倒是最能够取信于人的。”相信经此一事,那些流言就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爷爷所言不假,离开营区前周老还说他会亲自去上面走一趟。”

    “哦?”

    “看来爷爷是已经猜到了。”

    穆爷爷点了点头,又道:“你想怎么做?”

    “有些人就是手伸太长,也觉得我很好欺负,既然如此我自是要把他们打怕的。”

    只有怕了,惧了,才不会妄想那些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哎,爷爷老了,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一听自家爷爷这话,穆其琛就邪气横生的笑了。